广东省大力推进“数字政府”改革建设

    去年,我提到腾讯和福建警方合作的“牵挂你”寻人平台,利用腾讯优图人脸识别能力,帮助寻找走失人员。两年来,已经有超过一千个家庭通过这个平台找到了走失的家人。就在三天前,央视《等着我》栏目播出了公安部和腾讯公司共同努力的另一个成果,四川省武胜县的桂宏正夫妇终于找到十年前被拐卖的儿子。从幼儿到少年的十年,是人一生中容貌变化最大的十年,对人脸识别技术来说是很难的挑战和突破。看到这对夫妇喜极而泣的场面,我也很感动。除了这个孩子,我们还找到了同案的另外六个孩子。我想这就是科技带给我们的温暖和力量。
  最后我想说,产业互联网、数字政府和智慧社会是密不可分的整体,核心是信息化。只有我们牢牢抓住信息化这个千载难逢的机遇,才能培育新动能,推动新发展,实现新辉煌!作为互联网企业,我们要更加注重基础研究和关键核心技术的突破,否则就像在沙滩上建高楼,很可能越高越危险。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之年。在这个过程中,我感受最深的是,广东省的三个“敢于”:第一是敢于实施“全省一盘棋”的制度设计,推动政务云、大数据、公共支撑平台等信息基础设施的省级统筹,打破条块分割,实现协同共享,通过一体化集约管理实现降本增效;第二敢于探索“政企合作、管运分离”的建设运营模式,把“数字政府”建设的技术支持工作,交由一家全新的混合所有制企业来承担,从采购工程向采购服务转变,这在全国还没有先例;第三敢于把“互联网思维”引入政务服务,以群众“爱不爱用、好不好用”来检验政务服务成效,推动政务服务从政府供给导向转变为群众需求导向,让企业和群众办事便利度不断提高,从而激发市场活力与社会创造力。随着5G、AI等技术的不断普及,整个社会的一体化、智能化程度将获得前所未有的提升。在这个过程中,应该要把一系列新出现的社会问题,纳入智慧社会的建设理念。比如,第一要努力减小系统的脆弱性,维护生态安全;第二避免数字鸿沟,让数字红利能够惠及每一个人;第三要趋利避害地使用新技术与大数据,提高智慧社会的治理水平。
  在这次峰会上,他还谈及了产业互联网。他认为,“产业互联网”正在成为数字产业化与产业数字化的重要载体。信息化是全球新一轮科技与产业革命的最大变量,产业互联网将扮演“转换器”的角色,将信息化这个最大的变量转化为各行各业创新发展的最大增量。
  最后,他阐述了产业互联网、数字政府和智慧社会这三者的关系,它们是密不可分的整体,核心是信息化。近期,腾讯研究院结合腾讯、美团、滴滴、京东等合作伙伴的数据进行估算, 2018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已达到29.9万亿。也就是说,GDP总量中的三分之一是借助数字技术来实现的。可以说,一个深入经济社会方方面面的“数字中国”已经初具规模。
  特别是政务服务领域,目前从中央到各省市都迈出了坚实的步伐。过去一年,广东省大力推进“数字政府”改革建设。腾讯深度参与了“数字广东”项目,“粤省事”微信小程序一经推出,就成为政务服务领域的爆款应用。目前广东的网上政务服务排名已经从第四名一跃登顶,成为全国第一。与此同时,福建省也再次进入前七。“闽政通”微信小程序在上线短短半年,就推出了37项重要服务,每天访问量接近2万人次。这说明,在借助科技手段实现跨越式发展方面,福建省有着巨大的潜力。
  今年大会的主题有四个关键词:信息化、新动能、新发展和新辉煌。从我的理解来看,信息化是手段,新动能是助力,新发展是路径,新辉煌是目标。作为一线从业者,下面我想从产业、政务和社会三个方面,来谈谈我们的感想。先说产业。“产业互联网”正在成为数字产业化与产业数字化的重要载体。信息化是全球新一轮科技与产业革命的最大变量。如何把这个变量,转化为各行各业创新发展过程中的最大增量?我认为,产业互联网将在其中扮演“转换器”的角色。
  我注意到,今年峰会新增了“工业互联网”的分论坛。工业互联网正是产业互联网的主力军。这也说明大家都看到了同样的趋势。这个趋势就是,伴随着中国“消费互联网”的飞速发展,需求侧的数字化水平得到了显著提升,而供给侧的数字化转型升级正在提上日程。如何借助数字技术催生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如何对传统产业进行全方位的改造,实现整个产业链的数字化转型升级?如何把大数据与大机械结合起来,促进物理世界与数字世界的有机融合?如何通过数字化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提升人机协作水平?
  这些问题的探索者中,不单有腾讯,更有中国乃至全球产业界的很多领头羊。大家会给出不同的解决方案。我认为,移动互联网在中国普及和创新应用,已经为中国服务业、制造业乃至农业的数字化转型升级争取了部分优势。中国门类齐全、种类丰富的传统产业体系,最有优势借助数字化技术,率先打通从消费到生产的智慧连接(即C2B),打造多样性、个性化、高品质的“国货”,助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我想谈谈社会。“智慧社会”将成为“数字中国”建设的重要成果。经济社会的全面数字化转型升级,孕育着开放、协作、共享、集约的“智慧社会”。特别是,随着5G、AI等技术的不断普及,整个社会的一体化、智能化程度将获得前所未有的提升。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要把一系列新出现的社会问题,纳入智慧社会的建设理念。比如,第一要努力减小系统的脆弱性,维护生态安全;第二避免数字鸿沟,让数字红利能够惠及每一个人;第三要趋利避害地使用新技术与大数据,提高智慧社会的治理水平。
  我们希望“科技向善”成为未来腾讯愿景与使命的一部分,希望我们和业界一起来思考与探索,构建数字时代正确的价值理念、社会责任和行为规范,共建一个健康包容、可信赖、可持续的智慧社会。我们相信,科技能够造福人类;人类应该善用科技,避免滥用,杜绝恶用;科技应该努力去解决自身发展带来的社会问题。即使在这种极端两极分化的时代,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这个习惯性地反对审查社交媒体平台的人,热切地加入左翼政客的行列,像马萨诸塞州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和佛蒙特州民主党参议员伯尼·桑德斯,为了吸引选民,将科技巨头视为美国最大的威胁,最近,脸谱网的联合创始人克里斯·休斯最近要求分拆这家全球最大的社交媒体公司的要求,似乎就是要分拆科技巨头的暗示。
  然而,无论是硅谷巨头还是金融市场似乎都不在乎,美国最成功也最保守的投资者之一的沃伦·巴菲特最近决定,最终投资亚马逊,这可能是科技巨头在期待的更好迹象:更为奢侈的首次公开募股,更多的沙特现金,更多地承诺应用人工智能来解决人工智能造成的问题。
  在数据分析公司剑桥分析公司的数据泄露丑闻曝光一年多之后,这场围绕科技巨头的辩论仍然陷入了同样的泥潭:市场效率、逃税和令人讨厌的商业模式。如果我们要分拆脸谱网,难道我们不应该至少因为它对竞争或消费者福利的影响以外的原因而分拆它吗?将科技巨头视为最大的威胁可能会吸引选民,但却对未来毫无帮助,仅仅分拆科技巨头是不够的,我们需要寻找更好的未来替代品。
  这两个形态阵营,尽管他们在重大科技问题上的观点可能假定是趋于一致的,但不太可能利用这场辩论来重塑他们的政治项目,那些希望通过抨击科技巨头来为赢得选举加分的右翼人士,对于他们偏好的未来替代品看起来仍然保持沉默。此外,尽管这些运动渴望回归一个由选举机构之外的势力所统治的保守主义和社团主义社会,但拥有广泛的数字化基础设施以实现永久软治理的硅,仍是他们的天然盟友。
  在国际背景下,这种对科技巨头拯救的坚持获得了额外的扭曲,因为这些科技巨头将提供更多的救赎——以及国家发展,这促使一些民粹主义领导人,幻想将他们的整个国家变成一些大型科技巨头的高效运作的领地。因此,巴西总统雅伊尔·博尔索纳罗自豪地宣布,他们“梦想”让谷歌或亚马逊接管即将私有化的国家邮局。
  如今,危机缠身的巴西揭示了另一个后果,即将原先由政治控制的领域拱手让给科技巨头的工业园区,他们所谓的革命活动的长期影响,往往是巩固实际现状,即使他们通过极为破坏性的解决方案来实现这一点。
  没有什么比数字技术如何被用来处理最为严重的社会问题更明显的了,因此,随着犯罪率的飙升,巴西已经成为我们所谓的“生存技术”的创新温床,各种各样的数字工具被用来检查特定街道和社区的安全,以及用来协调社区层面的联合反应。
  因此,Waze——一个受欢迎的谷歌母公司Alphabet所拥有的导航应用程序,已经提醒圣保罗或里约热内卢等大城市的用户,他们即将进入城镇的危险区域(提供此类建议的数据来源已经相当模糊),同样,关注自己社区犯罪率的居民,越来越多地使用像Whatsapp等这样的工具,来分享有关该地区任何可疑活动的提示。
  随着情况的恶化——不仅仅是在巴西——这种“生存技术”将会蓬勃发展,允许人们在逆境中生存,而不需要任何雄心勃勃的社会转型,在过去的十年里,伴随着对紧缩政策的庆祝,对商业也有好处。事实上,2007年至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整个科技热潮,都可以通过这一视角得到有效的解释,风险投资家以及后来的主权财富基金,暂时为那些被剥夺和不满的人,提供有关“生存技术”的大规模生产补贴。
  然而,作为一个品牌,“生存技术”实在是太差劲了,不值得为其发表赞美之词。相反,我们更喜欢庆祝“共享经济”(初创企业通过提供不稳定的工作机会或出租财产机会来帮助穷人生存),和“智慧城市”(城市暂时放弃其技术主权,以换取数字巨头暂时提供的免费服务),以及“金融科技”(基于用户数据的下一代发薪日贷款,作为“金融包容性”的创新性产品)。
  除非潜在的经济条件得到改善 ——这是一个不太可能的命题——否则,联邦政府将继续与技术产业保持隐性联盟:这是唯一的办法,使得民众对他们所期望的巨大财政和行为的牺牲越来越不满——例如,提高环境税的前景,已经引发了欧洲的骚乱——至少得到了一点点的安全和繁荣,无论是短期的还是虚幻的。对于腾讯这家全球前十大科技公司来说,更换使命和愿景是一件很具有标志性的事情。
  “我们希望‘科技向善’成为未来腾讯愿景与使命的一部分。我们相信,科技能够造福人类;人类应该善用科技,避免滥用,杜绝恶用;科技应该努力去解决自身发展带来的社会问题。”在第二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上,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首次在公开场合谈到公司的新愿景和使命。
  他还提到了腾讯与福建警方合作的“牵挂你”寻人平台。该平台曾帮助四川一对夫妇找到了丢失十年的孩子,这件事情让马化腾“很感动”。而就在一天前,马化腾就曾转发该新闻到朋友圈,并透露“科技向善”是公司的新愿景和使命。所以这次峰会上,也算是他首次公开宣布公司的这一变动。
  来自自媒体乱翻书公众号马化腾认为,科技向善是智慧社会发展的一个结果。
  非常荣幸再次来到福州参加数字中国峰会!刚才听到黄坤明部长和各位领导的重要讲话,给我们在一线工作的从业者,带来了很大的信心。与去年相比,我感到今年的峰会更加热闹,分论坛涉及的领域在不断拓展,重磅嘉宾也越来越多。同时,我们也发现很多新体验,比如主场馆据说可以体验到5G的速度,还有刷脸支付、无人驾驶等智能化设施也开始投入使用。
  这也反映了中国的数字化进程正在全面展开。
  腾讯希望在这个过程中扮演“数字化助手”的角色,与各行各业探索产业互联网,共建数字生态。例如,腾讯最近与中粮集团达成合作,希望联合搭建“食品行业智能制造创新中心”,我们认为未来有可能实现从“农田到餐桌”的新型数字化产业生态。再比如,与腾讯合作的广汽集团,正在以生产制造环节的转型升级为基础,开始向出行服务、金融保险等领域延展,尝试打造全新的产业价值链。
  我想谈谈政务。“数字政府”正在成为推动“数字中国”建设、促进社会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抓手和引擎。2017年底,广东省政府率先在全国部署“数字政府”改革建设,探索与数字经济发展相适应的政府治理新模式。腾讯与三大运营商合资组建的“数字广东公司”,我们有幸深度参与广东“数字政府”改革建设的技术支持工作。我们深知任务艰巨、责任重大。“数字政府”需要解决“业务烟囱”林立、“数据壁垒”阻隔的状况,背后是政府管理方式、业务流程和技术架构的深刻变革。
  制度创新与技术创新的结合,成效显著。“数字广东公司”在一年多时间里交出一份漂亮的成绩单。比如,我们在 50天内搭建上线了广东省统一的政务云;77天上线粤省事小程序;120天改写了“广东政务服务网”;306天实现全省协同办公平台上线;同时接管48个厅局的1000多个应用系统,实现部分迁移上云;对接700多家合作伙伴,协同数千人参与建设。我们可以预见,市场的供需两侧与政府的政务服务数字化转型升级,将会促进数字经济的发展,带来数字红利的充分释放,激发数字生态和智慧社会的形成,从而加快网络强国的建设。